小说推荐 | 史上最飘逸军师:从沙场到朝堂,斗得了将军,抱得了公主!

首页 > 环球新闻 > 环球洞察
来源:环球洞察 发布日期:2019-05-07 20:43 浏览:46次

01

长安通往洛阳的古道上。初春的气候让这里不冷不热,可是李彦的心头却像是寒冬腊月,一片冰冷,他瞪着眼睛看着马车的顶棚。

好好地自己逞什么能,让电工来不就行了?弄得自己触电。本来没电死还很高兴,可是想想现在的情况,还不如电死自己呢。

一个二十七八岁的人突然变成一个只有几岁的小娃娃,看到的是一个穿着古代衣服的美貌女人叫自己儿子,再傻也知道自己是穿越了。

李彦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。既然已经这样了,还是好好想想,接下来怎么办。根据自己的推算,这幅身体也就不到十岁,还很瘦弱,顶多六七岁,一看就是体质弱的那一类人。根据看到这辆马车和身上的穿戴,应该是个富贵人家。

这辆马车很大,里面可以坐很多人。此时车内就有四个人,那个称呼自己儿子的妇人,一个像是丫鬟一样的女孩,还有一个哭着喊自己哥哥的小女孩,比自己小不多少,能有四五岁的样子,这时候依偎在母亲的怀里,瞪着吃惊的眼睛看着自己。

“哥哥,哥哥醒了。”

妇人吃了一惊,看到李彦正瞪着一双大眼睛茫然的看着自己,一下爬过来抱起李彦:“俊青,青儿,你可醒了,吓死为娘了。”

被一个陌生的女人搂在怀里,年龄也不大,只有不到三十岁的样子,让李彦心里产生异样的感觉。但那浓浓的关心,那一份爱护让李彦从心里感动。

不知道上一世,当母亲知道自己触电身亡的时候,是什么心情。

李彦悲从中来,仿佛搂着自己的就是他母亲一样。嘴里喊道:“娘,我对不起你,孩儿不孝啊!”

这是李彦对后世母亲的真诚道歉,感情是真挚的,让搂着李彦的夫人身心一阵颤抖。

她知道儿子懂事,小小年纪体弱多病,又承受了丧父之痛,这一声不孝让她感动。赶紧说道:“你有病,怎么能怪你呢?好好养身体。只要你能健康成长,母亲死而无憾。”

言罢,又拍着他的后背说道:“青儿不要太难过,回到乡下,好好读书,将来考上进士,不但能光耀门庭,你父亲在九泉之下也会高兴的。”

既然敢说话了,李彦也就问出心里最想知道的问题:“母……母亲,现在是什么时间?”

“未时吧,别着急,眼看快到了。到家我们再吃饭,忍一忍。”

李彦一阵郁闷,他问的是哪一年,可妇人说是未时,他其实也不知道未时是几点钟。

他灵机一动,想起一个穿越者最常见的问题,特意皱着眉头说道:“母亲,我怎么有好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?”

妇人吓一跳,赶紧摸着他的头说道:“青儿,你怎样?有什么问题吗?”

看到母亲着急担心的样,李彦有些不好意思。但他为了掩盖穿越的事情,只好继续装下去:“我没事,只是有些事情好像想不起来,脑袋不好使。”

妇人赶紧说道:“那你赶紧躺下,眼看就快到了。坚持一下,到地方我给你找郎中看看。医生说你高烧,不是烧坏脑子了吧?”

想到自己孤儿寡母,全都指望这个儿子了。虽然现在天下动荡,可是一旦天下安定,皇上就会开科取士。加上自己家也算是有点根基,儿子将来入朝为官应该没有问题。要是脑袋坏了,那以后可就没有指望了。脸色当时变得苍白,泪如雨下。

看到妇人这样伤心,李彦觉得自己不应该。只好赶紧说道:“我没事,你看我什么都好好的,只是有点记不起来以前的事,放心没事。”

杨氏是李彦母亲的娘家姓氏,也算是名门大族,只是庶出的女儿,不受家族重视,才随便给嫁到李家,李彦父亲也就是一个一般的官员。

杨氏还是有头脑的,发现儿子好像变了。

原来一天也说不了几句话,对什么人都很冷淡。丈夫一辈子当一个有职无权的小官,在杨家这样的大家族面前没什么地位,很希望自己的儿子有出息。每天读书写字的李俊青像个书呆子一样,根本没有同龄小孩的样。

可今天说话没有那样咬文嚼字,也很随意。和自己很亲近,特别是对待妹妹,根本就是前后两个人。

儿子的变化让杨氏很欣慰,或许这一场病也是因祸得福,否极泰来了!

想到儿子记不清以前的事,杨氏说道:“你想知道什么?我告诉你。”

可不能问父母姓甚名甚!李彦思考片刻,有些迟疑的问道:“我问的现在是什么年代。”

杨氏笑了:“你这孩子,我还以为你问什么天色呢。今天是大业十二年三月十二。”

“大业十二年?”李彦一下还真的没想起谁的纪年是叫大业。不解的问道:“皇上是谁?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当今圣上是大隋炀帝……”杨氏一下停住没有说皇帝的名字,皇上的名字哪是随便说的。

李彦心头大震,脸色一下变得苍白:“隋朝,隋炀帝杨广?完啦!”

李彦不是研究历史的,但他看的书多, 也很杂。他知道隋炀帝是一个末代皇帝,这大隋朝眼看就要完了!

李彦两眼发呆地看着车顶,嘴里念叨着:“大业十二年,大业十二年,还有不到两年,还有……天下大乱啊,哪里有安全的地方呢?”

对了,去太原,那里是李家的大本营,只要抱着李二的大腿,应该会很安全。

看这个身体也就不到十岁,好像贞观元年是627年。今天是大业十二年,那就是616年,那时候自己还不到二十多岁。泡个美眉,挣点小钱,享受贞观之治的幸福生活。

02

李彦越想越美,脸上露出笑容。杨氏不知道儿子怎么回事,刚才还脸色苍白,这一会儿又面带微笑。想来是他回想起什么,所以高兴了吧?儿子高兴自己也就高兴。

李彦光顾着想好事了,心情一放松,困意上来,不知不觉的睡着了。当听到有人叫他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。

是丫鬟小翠叫他的:“少爷,醒醒,到家了。”

李彦让小丫鬟扶着下了车,开始打量眼前这个家。今后自己可就要生活在这里,后世那个租来的斗室,已经与自己永远告别了。

天黑了,四周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,这个时代哪来的路灯,只有门前迎接的人提着两盏灯笼,照着眼前的道路。影影焯焯的看到有不少人,李彦心里很高兴。大家族啊!今后自己也是少爷了。果然,迎接自己的人连连说着:“拜见夫人、少爷、小娘子。”

穿过前院的道路,进入一个还算宽大的大厅。里面点着蜡烛,显得明亮很多。

李彦坐在母亲身边,母亲怀里抱着小妹。丫鬟小翠站到身后,真是有规矩。

在自己和母亲面前站着不少人,能有十几个。其中一个五十来岁的人微微弓着身子说道:“夫人,这是庄子上这几年的账簿,你是不是看一下?”

杨氏脸上带着笑容说道:“算了,走了两天的路,很累,以后有时间再看吧。安排少爷和小娘子休息,你们也都回去安歇吧,有事明天再说。”

“是的,夫人”。这个老者答应道。

杨氏对李彦说道:“青儿,这是李家山庄管事李叔,还记得吧?替你父亲管理山庄的家业。”

这个老者能有五十多岁,可能以前的李俊青见过,李彦哪知道,也就说道:“李叔好。”

老者连忙说道:“少爷可千万别这样叫,老奴担不起,叫老奴的名字就可以了。小人叫李福。”

李福见过李彦,那是前年少爷随老爷回庄子检查,少爷身体不好,也很高傲。可能年纪小,这回礼貌多了,也许是老爷亡故的原因。

天色不早,杨氏打发厅里的人出去,和自己的一双子女开始吃饭。

李彦本来饿够呛,以为这样的家庭,一定有什么好吃的,可是端上来的饭菜让李彦几乎咽不下去。这都是什么猪食啊?可是看到妹妹和母亲都在吃,李彦咬着牙吃了半块硬邦邦的面饼。那些菜就跟白水煮的一样,连一点肉都没有。这也是官宦人家?那穷人怎么生活?李彦隐隐约约感到有些不对,自己是不是估计错了。

杨氏也许真的累了,很快就休息去了。李彦被管家带到后面一栋房子里,也就是他父亲李傕之前的房间。

这是一个还算不错的独立房子,中间是会客厅,左右两间房,一个是卧室,一个是书房。

李彦也许是在车上睡足了,一点困的意思也没有。再说后世谁这时候睡觉啊?此时也就是六七点钟的时候。

李彦打发走管家,开始检查这个房子。建筑还算不错,可是天黑加上油灯,什么也看不清。不过书房里有不少书,对于爱好看书的李彦来说可是不错。

但是拿下这些书之后,李彦十分郁闷,全都是繁体字,还都是文言文,晦涩难懂,根本不知道说的什么,只好放下来,以后慢慢研究。

对于看了不少书的李彦还是知道的,这是隋朝末年,读书人不多,大部分都被世家大族垄断,有些学问还是很有地位的。学问自己不缺,好赖也是三流大学的毕业生,但这些文言文可就要命了。关中口音已经很难懂了,再说点之乎者也,自己无疑在听外语。

对着油灯看了几页书,李彦逐渐感觉睡意上头,吹灭油灯爬上床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第二天大早,天已经全亮了。

“哥哥,你好懒哦”妹妹锦儿从外面跑进来。看着李彦嘲笑他:“锦儿都起来了,你还不起来读书?”

看着可爱的妹妹。李彦一把拽过来李锦儿,把她拽上床挠她的痒痒,逗得锦儿一阵的大笑。

兄妹俩在床上打闹了很长时间,最后是李彦先累的气喘吁吁,这让他一阵郁闷,这都是什么身体。这位兄弟原来是大家闺秀吗?百无一用是书生,看来自己得好好锻炼。

想到这,孟猛然想来:“锦儿,哥哥问你点事,能告诉我吗?”

锦儿从来没有和哥哥这样过,平时哥哥就知道读书,自己一靠近就会被训斥,可父母总是向着哥哥。今天哥哥很好,还和自己玩。郑重的点头,小脸严肃地说道:“能,你问什么?”

李彦不知道这么小的孩子能知道什么,就问些简单的问题:“母亲姓什么?叫什么名?父亲又叫什么名?”

李锦儿歪着头看看哥哥,好半天说道:“你还没好吗?什么都不知道,真可怜。”

看到她发愣,还以为她不知道呢,原来是笑话自己,立即举着手说:“快说,要不再痒痒你。”

锦儿娇笑着依偎在李彦怀里说道:“好哥哥,锦儿不敢了。我告诉你,母亲姓杨,没有名字。父亲叫李傕,字子洲。”

李彦很吃惊,好聪明的小女孩。好奇的问道:“你几岁了?”

李锦儿说道:“我五岁了,比哥哥小一岁,再有一年就追上哥哥了。”

李彦笑了,到底是小孩,能追上自己吗?不过让他很吃惊,还以为自己十几岁呢,原来只有六岁。一个快三十岁的人,逗一个这么小的小孩玩,让他很是高兴。

本来李彦不指望锦儿能知道什么,可她小小年纪知道的却不少。李彦知道了很多他不知道的事,有些锦儿也不知道,看来只有以后问侍女小翠了。

李彦要出去游览一下这个新家。昨天是黑夜,自己什么也没看清。今天要好好熟悉一下,这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家。

刚刚洗完脸,还没等找到刷牙的东西,小翠在外面进来,脸色不是太好看:“少爷,舅老爷和大爷来了,夫人让你去前厅。”

在锦儿嘴里已经知道,舅老爷是母亲的哥哥,大爷是父亲的哥哥。今天过来也是人之常情,毕竟自己父亲死了,全家回到老家,都是亲属,过来看看是人之常情。

李彦毕竟不是真的六岁,看到小翠的脸色问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小翠张张嘴,但是没有说出来。停顿一下说道:“舅老爷脾气不好,你小心些,要不让夫人难做,快点去吧。”

李彦没有动,他的头脑当然不是白给的,后世自己也算是快而立之年。在公司里面尔虞我诈,什么事情没见过。但是没有问什么,而是拉着锦儿和小翠一起来到前厅。

03

李彦刚走到门外,突然听到杨氏的哭声,让李彦一下停住脚步。正在这时候,里面传出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:“弟妹,你要想清楚,那可是五十贯,你不卖了那块地,用什么还钱?现在天下大乱,土地根本不值钱。要不是看在我死去的弟弟份上,给我都不要。”

这不用看都知道是李彦的大伯李泉,原来是逼债的。李彦没动,只听杨氏低声说道:“大哥,我们的情况你也知道,现在上哪去弄五十贯钱?那块地是我们娘仨一家子活命的地,其他的是职分田,是要交回的。要是卖了我们怎么活?请大哥宽限一段时间,我想办法还上。我还有些首饰,我卖了还你钱,土地不能卖。”

另一个嚣张的声音传出来:“妹妹,这你就不对了。你的首饰都是家里陪送的嫁妆,李傕有什么?不就是一个穷书生。本来看他还有点出息,才同意你嫁给他。可他竟然参与谋反,这是诛九族的大罪,你们能活命已经不错了。因为你们的事,家族受到牵连,没少花钱。你要是卖首饰,也得把钱给娘家,怎么可以还外债呢?”

大伯李泉冷笑着说道:“弟妹,怎么样?没钱吧?还是用地还账把?要是不答应,我可来人搬东西了,这些家具还能值点钱。”

李彦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虽然他和杨氏没什么感情,可名义上这是自己的家,自己还得叫一声母亲。即使没有任何关系,这样落井下石,登门逼债也没看到过。一个是娘家哥哥,一个是大伯哥,怎么都是这样的人呢?他刚要抬腿进去,被小翠拉住,紧着冲他摇头。因为李彦的眼里全是愤怒,脸色已经铁青。

正在这时候,杨氏哭着说道:“大哥,李傕没有参与造反,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。要是参与了我们还能活着吗?杨玄感是杨家的人,李傕是受我的牵连,因为我是杨家的人。当今圣上都确认夫君是冤枉的,已经释放没事了,只是夫君身体不好才去世的。我们孤儿寡母,你就可怜可怜我们,放过我们,妹妹求你了。俊青还小,将来他有了出息,不会忘记你们的。”

杨忠贤冷笑道:“算了吧,妹妹。就你儿子那体格,说不上哪天就去见他爹了。到时候还不是人财两空?你已经被逐出家门,不再是杨家的人。我们可不想和朝廷钦犯有来往,这是族长确定的。所以娘家陪送的嫁妆必须退回来。你那儿子指不上。”

李彦真的受不了了,一下挣脱小翠对手,一边迈着小短腿走进厅堂,一边说道:“狗眼看人低。你太小瞧人了,现在从我家滚出去,否则我放狗咬人。”

杨忠贤愣了,有小书呆子之称的李俊青,怎么可能骂人?

好半天才反应过来:“小王八蛋,真是没有教养,竟敢骂你舅舅。我看你是想被族规处罚,不想活了。”

杨家是名门望族,规矩森严。要是辱骂长辈,那可是大逆不道,是要被乱棍打死的。杨氏赶紧说道:“青儿,怎么可以对舅父无礼,赶紧赔罪。”

李彦一阵郁闷,这个母亲怎么这样胆小。道:“母亲,父亲不在了,我是长子,是一家之主。李家还有男人,这里我说了算。”

杨氏被李彦说的愣住了,她只是知道儿子身体不好,一心读书,什么都不懂。今天这是怎么了?不过儿子说的对,他是一家之主。虽然他还没有成年,按着大隋法律,执掌家业是没有年龄限制的。即使世袭爵位也不用考虑年龄,父亲不在了,确实是俊青说了算。

一边的李泉说道:“李俊青,你很有胆量,可是你欠的钱总得还吧?你们谁说了算我管不着,但是钱得还。我还担心找不到人呢,既然你出头,那么就还钱。”

李彦生怕杨氏再说话,把她推到后面,站到李泉面前:“你是我父亲的哥哥,却是这样无情无义的人,落井下石欺负孤儿寡母,真是良心让狗吃了。”

这时代的人,讲的是礼仪和口德,一般不会出口伤人。可李彦又不是古代的人,逞口舌之利,根本就没什么顾忌。

讲究积口德,不伤人的时代,李彦这样的话也已经算是很过火的。李泉绝对想不到,自己可是长辈,就算是李傕在世,长兄如父,也不敢这样对自己。本来在软榻上坐着,气得一下跳起来:“小子,反了你,我是你大伯,是你的长辈。你这样骂我,我打死你。”说着举起手来。

杨氏可是吓坏了,一下拦在李泉面前:“大哥,孩子小不懂事。你不要怪他,你要是出气就打我,是我管教无方。”

杨氏的举动,感动了李彦,他的心里已经开始多少接受这个母亲。

李泉是大伯哥,他是不会动手打兄弟媳妇的,那会说不清楚,这是礼教大防。当时让开杨氏:“李俊青,你父亲不在,我要替他管教你。今天你要是不认错,我打死你,李家没有你这样的不孝子孙。”

李泉和杨忠贤的无耻终于把李彦惹炸了。这样一点亲情没有,眼力只有金钱的人,凭什么管自己?口口声声自己不孝,可他应该有长辈的德行。加上突然穿越让他心里也极为激动和不平静。大喝一声:“慢着。”

李彦这一声很有威严,根本不像一个六七岁孩子喊出来的。李泉微微一愣,手停在半空中。

“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?长辈要想让小辈尊敬,就要有长辈的品德。你有吗?欺负孤儿寡母,上门逼债,就算街坊邻居也不会这样无情。你想借着债务侵吞我家的田地,你简直是狼心狗肺,丧心病狂,毫无人性。就你这样的人也配谈不孝?真是不嫌丢人。想教训我你得有那个德行,因为你不配。”

李彦的声音有些稚嫩,但吐字清楚,一口的官话,不是这里很难懂的关中口音。说的李泉目瞪口呆,面红耳赤,哑口无言,举着的手一时放不下来。

自己什么心思他自己明白,理亏的他找不到理由反驳,差点没气晕过去。

一边的杨忠贤打着小算盘:李家逼债才好呢,妹妹还不到三十,长得又十分漂亮,只有一个儿子。杨忠贤正在考虑让妹妹改嫁,不但能得到聘礼,还能再联上一家有实力的家族。就是有这样的心思,才面对李家逼债不管,还要收回陪嫁的嫁妆。

把李泉骂的呆若木鸡,李彦回头对杨忠贤说道:“你是谁?请你离开李家,我们不欢迎陌生人。”

杨忠贤愣住了,李俊青不认识自己吗?回头对杨氏说道:“妹妹这是什么意思?难道你不承认是杨家的人?”

李彦根本就不管杨忠贤的诘问,他今天已经受够了,没有这样欺负人的。“我刚才听你说杨家已经把我母亲逐出家门,已经不是杨家的人。这时候怎么又问我母亲?再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我母亲嫁入李家就是李家的人,怎么可能再是杨家的人?我父亲去世,不代表李家没人,有什么和我说。”

杨忠贤被说的哑口无言,恶狠狠地说:“好,杨家不承认你的身份,把杨家的陪嫁退回来,以后我们互不相认。”

杨氏着急了,要是这样,李泉的钱怎么还,没有土地怎么活着?着急地说道:“大哥,我……”

李彦摆手止住母亲的话说道:“什么嫁妆?我母亲当时出嫁,好像什么嫁妆也没有。这些东西都是我父亲买的,你说有拿出字据,没有你赶紧走。我要不报官,说你擅闯民宅,威胁恐吓。”

李彦也不懂大隋律,可杨忠贤也不懂,李家是官宦当然懂法律,一时不敢造次。李彦得理不让人:“你说的嫁妆有什么证据?有收条吗?没有赶紧滚,少爷没时间搭理你,本少爷还有事。”

杨忠贤差点没气得背过气去,陪嫁的东西要收条,没见过这样不讲理的。可是他还真没碰上这样的事,不知道说什么。用手指着李彦说道:“好、好,你有种,以后走着瞧。”说完甩手离开。

李彦可不管他,哼,和我斗,少爷比你多出一千多年知识,怕你?转脸对着李泉说道:“现在轮到你了。”

论坛
  阅读原文
支持0次 | 反对0次  
  用户评论区,文明评论,做文明人!

通行证: *邮箱+888(如:123@qq.com888)